• <tr id='qkvsy'><strong id='qkvsy'></strong><small id='qkvsy'></small><button id='qkvsy'></button><li id='qkvsy'><noscript id='qkvsy'><big id='qkvsy'></big><dt id='qkvs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kvsy'><table id='qkvsy'><blockquote id='qkvsy'><tbody id='qkvs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kvsy'></u><kbd id='qkvsy'><kbd id='qkvsy'></kbd></kbd>
  • <dl id='qkvsy'></dl>

    <i id='qkvsy'></i>

    <code id='qkvsy'><strong id='qkvs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acronym id='qkvsy'><em id='qkvsy'></em><td id='qkvsy'><div id='qkvs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kvsy'><big id='qkvsy'><big id='qkvsy'></big><legend id='qkvs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1. <ins id='qkvsy'></ins>

            <i id='qkvsy'><div id='qkvsy'><ins id='qkvsy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2. <span id='qkvsy'></span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qkvsy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視你如寶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日本阿v高清不卡在线_日本阿v免费观看视2018_日本阿v免费观看视频

              小玉人如其名,就像一塊晶瑩剔透的寶玉,讓人愛不釋手。追她的人很多,她選擇瞭一位愛她入骨而且多金的男人風光的嫁瞭。
              不是說嫁給愛自己的人一定會幸福嘛!可是小玉卻沒感覺出幸福,雖然老公依然視她為寶,什麼也不讓她做,可是這代價是她被珍藏在傢裡,要想出去好比登天。
              當然她不可能乖乖聽話,她氣過吵過,老公並不和她吵,隻是拿著火機站在煤氣管道邊或是拿著刀一刀一刀割在自己身上,弄的鮮血淋淋。
              小玉怕瞭,她不敢再提出去。老公這才笑瞭,笑得無比溫柔。
              可是日子越久小玉想要逃出去的欲望越強,這種欲望簡直要把她折磨瘋瞭,於是她做瞭一個瘋狂的舉動,撬開窗戶跳到瞭外面。就像做賊一樣溜走瞭。
              終於重見陽光的她松瞭口氣,一屁股坐在馬路的邊上。開始翻找兜裡的錢,手機,可兜是空空的,慌忙隻她竟然什麼也沒帶。
              她隻能步行上路,直奔市政府,她要找婦聯。
              警衛攔住瞭她,問她:"去婦聯,找誰?"
              小玉說:"我反映情況,我被老公常年孽待。"
              "孽待?"警衛仔細瞧瞭瞧她臉和身體,沒發現什麼傷。哼著說:"身上沒傷算什麼孽待,我看你最好去醫院做個傷檢,這樣婦聯才能受理。"
              小玉說:"可我沒有傷,他也沒打過我,隻是不許我出門,不許我工作。"
              警衛樂瞭,上下打量著她說:"吃飽瞭沒事閑的吧!要是我這樣對我老婆,我老婆還不高興死。真是……"見她還是不走,瞪著眼睛說道:"走開,別在這兒瞎胡鬧。"
              正嚷嚷間,門口走過一位胳膊帶紅箍的大媽,見狀,把如玉叫進市政府大樓底層的一間小屋子裡,問她:找婦聯什麼事,告訴我就可以瞭。
              如玉見這位大媽和顏悅色,挺熱心的樣子,估摸是個婦聯的領導,就哭著說:"我想和我老公丈夫離婚。"
              大媽笑著問:"怎麼?小兩口吵架瞭?"
              小玉委屈地說:"他什麼也不讓我做,整天把我關在傢裡,我真的受不瞭瞭。"
              大媽聽後一愣,然後嚴肅的說:"這樣的老公你不珍惜,還想要啥樣的?"
              小玉說:"可我沒有自由呀!他整天把我鎖在傢裡,像是養寵物一樣,甚至洗衣服做飯都不讓我伸手,我生不如死。"
              大媽聽她說完幾乎用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她,表情更加嚴肅起來。然後對她說:"這樣吧!我和你去你傢看看,瞭解一下情況。"
              小玉急忙點點頭,大媽叫瞭一輛出租,倆人一路無話。出租車很快駛到小玉傢門口,小玉下瞭車,她老公立即迎瞭過來。緊張的摟住她說:"寶貝!幹嘛去瞭,急死我瞭。"
              小玉急忙推開他,一臉尷尬地扭頭去看婦聯的老大媽。大媽似笑非笑的瞧著他們說:"得!面的錢付瞭吧!我看也用不上我們婦聯調解瞭。"
              老公聽完一楞,臉色變瞭變,不過他馬上反應過來,付瞭車錢。
              出租車在小玉的眼前一溜煙的開跑瞭。
              老公則陰沉著臉抓住她的手,把她拽回傢裡。
              這一次老公把窗戶釘死瞭,門加瞭一把大鎖,晚上老公沒打她也沒罵她,還殷勤地給她洗腳,動作溫柔細致。
              可小玉隻感覺渾身冰涼,呼吸困難……